INFINITE
       去年南圭吵架時候寫的qq....一直忘記丟上來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最近金聖圭和南優鉉氣氛十分尷尬,原本要好的兩個人現在竟然連眼神都對不上,就算對上了南優鉉也是很快的撇開,一秒都不想停留。

文章標籤

瓜☞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每天睜開眼就開始心煩著上學的事,那些考試和功課我並不在意,同學的冷言冷語,和令人疼痛的肢體碰觸,每一天都令人噁心。
在家人面前我裝扮得很好,我依然是乖兒子,天知道我想自我了斷幾百次了。明明是大熱天,我依然穿著外套,母親擔心的詢問是不是身體不適,我也只是笑笑說怕冷。
是啊,在這大熱天裡,我的心比誰都還冷,噁心的嘴臉、惡劣的手段,都讓我如此厭惡這個世界。


我總是提早到校,不想太晚進去,只會有更多的冷嘲熱諷。桌上那些難堪的塗鴉,低俗的文字我早已視而不見。
我的劉海總蓋住我大部分的世界,我看不見他人,好像他人也看不見我似的,但我心裡明白,我越是詭異的舉動越招來別人的注意。一開始我的確很落寞、沮喪,不明白為何沒做錯任何事情的我會遭受這樣的對待,漸漸地,我開始明白,這個世界沒有太多為甚麼,看不順眼就是不順眼,多努力的改變,也像是笑話般。
我總天真的認為忍忍就會過去,反抗回擊,似乎失去了功能,我像塊海綿無止盡的吸收那些暴力。也不曉得有多久開始這樣的生活,我從不擅長將自己的委屈與不滿訴說給他人,身上的傷痕提醒著我是如此的招人厭惡,我恨我自己恨這個世界,我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。


坐在我課桌前的正是指使其他人欺負我的,好幾次美工刀都快頂到他背上了,可我還是沒能往死裡插進去,明明腦海裡有一百種讓他死的方法,可我就是下不了手.並不是我太善良,而是我捨不得母親失望的神情。能活到現在全憑捨不得家人。


上學對我而言一點意義都沒有,遭受那些對待我也沒什麼心思放在課業上,明明該爭氣點好讓那些傷害我的人後悔的,可是我沒有。
我的成績在班上不起眼又孤僻,老師自然對我也有些膈應,表面上說一視同仁,但我很清楚那些虛位的面具下是多麼瞧不起我。


炎熱的夏天,我望著窗外,天氣好的沒半朵雲,我不禁想起前幾個禮拜撞到的好看男人,他就如春風般令人舒適,雖然知道沒機會再見到他,但總有總莫名的情緒湧入我心頭,悶悶地但不難受。
放學時正當我要離開學校,卻被一群人堵住去路,我抬頭一望,果然是班上那幾個愛惹事的,我面無表情地想繞過他們,但他們怎麼可能就這麼輕易放過我呢?
"你這小子,今天是不是想拿美工刀刺我?"滿臉麻子的男孩發言。
我沒有否認,畢竟是事實。
麻子男見我一語不發似乎更加生氣,一股勁地扯住我胸前的布料。 "太久沒挨打忘了那滋味是不是?"
我還是不說話,疼痛我已經不害怕,只想快點結束一切而已。
在我身旁的人一手抓起蓋住我眼前的劉海,用力的往後扯,頭皮的疼痛讓我不禁皺了眉頭。
"還知道痛阿?你就是個垃圾,不起眼的廢物,就憑你也想傷害我?"一個厚重的拳頭就朝我腹部重擊,舊傷還沒好又往上添傷,這下要好又得花上一點時間了。
我咬著牙依然不說話,不期望誰會來救我,現在的社會誰不是怕惹事的呢?
不知道是誰突然拿出剪刀來, "看他頭髮那麼長,要不剪剪好了,看他那副醜長相也該見人了"
剪刀往我頭上招呼,不行,沒了劉海我無法面對人的,一個心急手就擋了上去,那剪刀應該是新買的銳利的很。
手上一片溼意,一看就是好大一個口子,鬧事的男孩們見血也有點慌了。"喂,這可是你自己要來抓得不關我的事啊"說話的那個推了我一把便和其他人跑了。
我跌坐在地上,看著手上的血,克制不住的笑,南優鉉你活著到底幹什麼呢?


我低著頭,握緊拳頭,指甲陷進傷口裡,掐出更多血真,想乾脆這樣死去。
一道陰影壟罩在我上方,難到那群人還想找我麻煩?面無表情的抬起頭,血液在一瞬間凝結,怎麼會是那個人?
"同學你怎麼了?你手上都是血,地上很髒的等等感染傷口就不好了"
我驚訝得說不出話來,怎麼會再次見到那個人?
明明剛才受的那些委屈都沒哭了,怎麼這一刻卻濕潤的眼眶?

文章標籤

瓜☞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在遇到你的那一瞬間,我像是獲得救贖般,沐浴在陽光下,第一次感受到溫暖。
依賴著像是太陽的你,讓自己變的過度軟弱,以為擁有你就是全世界,這種可笑的想法讓我變得滑稽又愚蠢。
 
那年夏天,我遇見了最美好的你。
 
高中時期的我自卑著自己的外表,總是用過長的瀏海蓋住半張臉,因討厭自己的虎牙因而不常開口說話,班上給了我各式各樣難聽的綽號。
 
我當然在意但又無可奈何,明白自己的缺點也就接受了這些難堪。在班上並沒有任何的朋友,甚至沒人把我當同學。
如果他們把我當成透明的那倒還好,但偏偏都是用難聽的言語顯示出我的存在感。
我沒有告訴師長、父母,這種事情講了也不會有任何改善的,只會讓自己的處境更加糟糕。
我想三年很快就會過去的不用太擔心。
一年過去,那些言語昇華成時不時的肢體碰觸,身上不是很明顯的傷口卻在心中留下無法抹滅的傷痕。
想要輕生的念頭無限在腦海放大,直到我遇見了他。
 
他是與我截然不同的人,陽光又開朗,朋友也多。我們是不一樣世界的人,不該有交集的,但上帝還是讓我們相遇了。
文章標籤

瓜☞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在醫院的日子還算安逸。
如果撇除三不五時就纏著自己關心身體好了點沒的金明洙的話。

金聖圭實在不明白,為什麼金明洙不願讓自己死。
文章標籤

瓜☞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哈囉~
這幾天整理手機的時候發現原來我有那麼多寫一半的文章XD
全部寫完有點困難,所以我就想說全部丟上來,如果有人特別想看什麼我在努力把他寫完!

 

#南圭1#

 

在男人身下呻吟、承歡
那淫蕩的自己 是多麼噁心。

瓜☞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9) 人氣()

回了韓國,卻倍感空虛,心愛的人不在身邊像是被寂寞吞噬般的難受。
一到宿舍也沒有先回自己的房間,反而先到了金聖圭的房間,一鼓腦的撲上大床,貪婪的聞著專屬金聖圭的味道。
"吶,我好想你,圭哥"頭埋在枕頭裡悶悶的說道。
越想越鬱悶,雖然知道金聖圭是因為工作才沒跟團員一起回來,可這次的工作性質很露骨的阿!又是親又是摸的怎麼可以呢。
明明在去日本時靠在自己耳邊的男人,睡在自己枕邊的男人,居然要給其他女人上下其手。

瓜☞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演藝圈本來就是個複雜的地方,這在入行前就領悟的事。
只是金聖圭從沒想過,這麼複雜。

出道四年也算是大紅大紫了,跟韓國大多的出道型態不太一樣,金聖圭是個人的,還是創作型歌手。
金聖圭在韓國算是一線男星了,良好的形象加上有些冷酷的個性使他成為粉絲的最愛。

瓜☞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寧靜的病房,陽光灑落在潔白的病床上。

床上躺著蒼白的男人。
第幾次了?
男人自問自答著。

瓜☞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

多日來的抗爭,體力、精神也快到了上限。
外界反彈聲浪也越來越大。
原本支持自己的民眾也漸漸反感。
他要的不過只是臺灣的權益,很難嗎?
昔日一起作戰的隊友也因自己所謂的'帆神'而撕破臉

瓜☞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3) 人氣()

這只是一個腦殘死忠飯的心裡話。
希望大家花一點時間看。

2010/06/09
七個抱著夢想的男孩以Come Back Again踏入夢想。

瓜☞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